疫情结束,三年来第一次回家     DATE: 2024-06-12 03:37:41

原标题:疫情结束,疫情结束三年来第一次回家

剑客君 三剑客

剑客君3年没回家,年第这一次回到了老家。疫情结束

请假、年第批假、疫情结束出发……最后两天无心工作,年第领导和身边的疫情结束兄弟很是关心,很多人留在了驻地过年,年第把这仅有的疫情结束回家机会给了我,这才有了我的年第回家之行。

一路情绪高涨,疫情结束一路兴奋激动。年第崎岖婉转的疫情结束山路、炊烟袅袅的年第乡村、鸡鸣犬吠的疫情结束田野,随着车子的剧烈颠簸,胃里的翻江倒海,变成了思绪的波涛汹涌,老家的概念,从脑海中一下子蹦了出来,活脱成了眼前真实的场景。

三剑客,赞38

一切是那么熟悉,又是那么的陌生。很多地方变了,很多地方似乎还有过去的影子。随之袭来的全是过去的回忆,酸甜苦辣,五味杂陈。

那一刻,我仿佛看到了那个蓬松头发,背着挎包、唱着小儿郎的农村娃——

下雨天,这个农村娃从来都不打雨伞,而是把书包举过头顶,一双黄胶鞋在泥水中飞奔,有时候跑得急了,一脚陷进泥里,拔出来只剩下没穿袜子的黄脚丫。有时候摔了一跤,侧脸着地,手抹了抹一脸泥,却一声不吭地爬了起来,继续奔跑。

那一刻,我仿佛看到了那个清瘦面颊,竖着课本、高声朗读的学堂书生——

对于这名书生来说,那时候,学习是一件痛苦又快乐的事。痛苦的是每天早上5点半就得起床,饿着肚子,走10里山路才能到达初中的学校,通常是在校门口,花5毛钱买个油饼,一边被烫着嗷嗷叫,一边飞奔向教室。快乐的是,学习是唯一证明和展示自己的机会,一切都是那么自觉,从不需要别人的鞭策和督促。

那一刻,我仿佛看到了那个玩乐不羁,却总是被现实痛打、吃堑长智的年轻人——

对于这个年轻人来说,曾经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偷拔过农家地里的红薯,在野外土地里支柴烤熟了,香喷喷地狼吞虎咽,却总是在事后被别人追上门来一阵声讨,最后免不了被父亲一顿鞭子;对这个年轻人来说,最美味的东西不是食堂里的大鱼大肉,而是母亲准备的豆干辣酱,在学校里吃了一周的白米饭,还是觉得吃不够;对这个年轻人来说,最难过的事情莫过于亲人和恩师的失望和叹息,那是在很多次网吧彻夜不归,成绩直线下降……

这些记忆,似乎只是我儿时成长的琐碎经历,但却多少萌芽着曾经的初心:那就是向上、进取,在跌跌撞撞中成长。

古罗马奥勒留说,生活之术,像角斗术,而不像舞蹈艺术。因而,它应该心甘情愿,坚定地迎接突然出现、未预料到的袭击。

过去的一年,如同岁月狂飙,发生了太多太多。

身边有的朋友emo了,受到了太多的打击,在困难面前,物理学不存在了,个人的力量似乎如同虫子一样,这个时候只能emo了。

有的朋友躺平了,在单位被定位成待转待复待退对象,不是想躺平,而是无奈地卷缩起自己,形成了蝶茧。

然而,更多人是卷了起来,加班室的灯、打印室的纸、领导办公室门口的签件队伍……这些都见证了这个庞大的内卷队伍!

怎么选择似乎与己无关,又似乎与己有关。选择emo并不是生活在pua你,而是生活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难以战胜的怪兽,很多次被它打倒之后,遍体鳞伤,正常人不emo很奇怪了。我知道有一位朋友去年定了4次婚期,最后都因为疫情、任务等原因推迟了。最后未婚妻决定和他分手了。直到这次回家,不知道他能否当面挽回。

选择躺平,并不是生来无担当之人,当然,不能排除真有这样的人,更多的是对自己毫无信心。我知道有一位兄弟,35岁的正连,上不去、转不了,申请去了教导队,一到周末,就喜欢王者一把,是真的看不到希望了。

还有我的那些为生计奋斗的老同学,他们曾经开厂买车、曾经全村最靓,在疫情之下,闭厂还债,卖房还债……曾经的风光无限,如今的风雨飘摇……

生活本来就没有容易两字。好在虎年腾然而过,今年的兔年格外有过年的气息和氛围。

能回到家,在父母的絮叨中体味到亲人的温暖,家里有初心、家里有曾经出发的地方、家里有一无所有也可以一切从头再来的勇气,家给予人的一定是温暖向上的力量!

不能回家,把家藏在心底,为了一切的美好和团聚而拼搏努力。现实就是这样:站在聚光灯下的总是少数,站在路灯上的总是多数,每一个站在聚光灯下的人,总是离不开站在路灯下的人的努力和托举!

新的一年,剑客君会更加努力,抵近更多的真实,反映更多的心声,为平凡人鼓与呼,这是三剑客永恒的职责与义务!

一起奋斗,共同成长!

------突然的分隔线------

以下是部分剑客团队成员发来的过年照片——

风格迥异

图片配文就不写了

大家评论区发挥你的才华